加拿大生理學家 Frederick Banting 與醫學生 Charles Best 等一同以動物胰腺中萃取出胰島素,他倆發現胰臟的萃取液可以降低糖尿病狗的高血糖,以及改善其他的糖尿病症狀。接下來的一年內,多倫多大學的團隊發展出初步純化胰臟萃取物的方法,並進行臨床試驗,為臨床治療糖尿病作出貢獻,因此獲1923年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


胰島素發現迄今雖然已超過百年歷史,但胰島素可算是最難了解的激素之一,其作用之多樣,機制之複雜,至今仍未全盤解開。當年Frederick Banting等人分離的胰島素只是粗製品,真正的純化及結構決定,要到1955年才由英國的Frederick Sanger 所完成;Sanger 也因此獲頒1958年的諾貝爾化學獎。


因胰島素研究而獲獎者還有一位,就是1977年的生理醫學獎得主Rosalyn Yalow。Yalow和同事 Solomon Berson 發現長期注射胰島素的糖尿病患血中含有某種球蛋白,能與胰島素產生結合;經分析後,發現該球蛋白是針對胰島素的抗體。由於人體本身就有胰島素,因此對胰島素產生抗體是不可思議的事,因此,他們最早報導此發現的論文也遭到《臨床研究期刊》的退稿。Yalow 一直保留當年的退稿信,20年後得了獎,她取出該信發表在《科學》雜誌上。


資料來源:

Nobelprize.org.Diabetes and Insulin. Retrieved Sep 2, 2015, from http://www.nobelprize.org/educational/medicine/insu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