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邱山美 || 趙懷仁

 

趙懷仁

第六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耕莘醫院永和分院

 

她的臂彎是早產兒天堂

從三十多年前收裕一名棄嬰開始,從此,別人不要的棄嬰,她當寶貝;先後成立聖若瑟醫院、擴充早產兒保溫中心、親力親為照護小孩、救濟貧民……。大家都說,她嫁給台灣了,保溫箱就是她帶來的嫁妝,她的臂彎,是最好的搖籃。 三十多年前一個凌晨,一名婦人來到台北市大理街一家小診所門前,匆忙留下一個包裹,即轉身匆匆離去。診所內修女聽到了一陣陣嬰兒的哭聲後,才發現包裹裡,原來是一個小生命,這名不足月的早產兒,就這樣成為該診所所收容的第一個小病人。而這個修女,就是第六屆醫療奉獻獎得趙懷仁修女(Bomans Helena Maria)。

 

來自比利時的趙修女,本著天父的愛,不忍棄嬰凍死街頭,遂收治下來,沒想到她因而展開這一生所奉獻的重要志願之一,投入兒醫療工作。街坊鄰居們都說,她是上帝派來照顧這些遭人遺棄的早產兒,而這些修女就是天使的化身。

 

民國四十八年,趙修女搭著船經兩個月的海上顛簸來台。她和其他六名天主教聖母傳教修女會的修女,選擇台北市較為落後、貧窮的萬華大埔街落腳,在這裡設立了一家小診所,她們一邊學習國語,一邊展開簡單的醫療工作。除了固定收治病人外,不時可見她們揹著藥箱,穿梭在台北市西區的巷弄間,為貧民施醫濟業。不久,這家由外籍修女所開設的小診所,便已門庭若市,窄小的診所便不敷使用,幸蒙德國朝野人士慨捐部分建院基金,於是選擇東園街興建一座聖若瑟醫院,五十一年落成,以後,即以提供婦幼醫療為宗旨。

 

最近幾年,趙修女眼看國內早產兒醫療重擔已隨著各大醫學中心逐漸擴充設備、早產兒基金會提供醫療補助以及全民健保的給付而減輕,但她們的關懷並未因此而中止,她們轉而關注老殘病患及滯留在台的外籍勞工,並不時抽空至三峽非法外勞收容中心探視他們,並協助解決遣返問題。鄧世雄說,修女不斷付出關懷,其實已實踐聖經所記載的一段話:「失落的,我要尋找;迷失的,我要領回;受傷的,我要包紮;病弱的,我要療養。」

 

七十六歲的趙修女則謙虛地表示:「來台三十九年,台灣已成了我的第二故鄉。」即使前年因為罹患心臟病而返回比利時就醫,但沒有多久,她又出現在耕莘醫院,忙進忙出:「這兒有太多我親呵護長大的『孩子』,怎麼也放不下來。」她說。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