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邱山美 || 趙懷仁

 

邱山美

第六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聖十字架療養院

 

為天主守護重症患的餘生

她與孤苦、癱瘓的老人為伍,為他們更衣、餵食、翻身,形同二十四小時看護;即使病患已退化如嬰兒,她和同院修女依然在床邊為病人祈禱、唱歌……,有時還要喬裝成沒有親人陪伴的病人家屬,護送遺體回家。

 

台東縣關山鎮,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形容路途遙遠的「萬里關山」。早在六O年代,北迴鐵路及南迴公路尚未到達關山之前,確實是人稱「後山」的偏遠地區。但是,三十多年前,一群外籍修女在關山落腳,她們蓽路藍縷,這些年來已逐漸為東台灣老殘病人,建立起一座「世外桃源」。

 

「每個人都會老,都需要別人照顧,一旦家人無法侍奉病榻,那誰來照顧?」關山聖十字架療養院護士邱山美,她以這種推己及人的胸懷,與中風、癱瘓或癡呆老人為伍已有二十七年了,從不以為苦。她說:「能夠讓人感到舒服,我就覺得這一天得很有意義。」 生長在台東中央山脈東麓,邱山美體內流的是布農族血液。由於從小經常看到姑母及阿姨半夜為人接生,立志長大後,也要成為助產士。如今,當不成助產士,但能為孤苦、癱瘓病人照顧餘生,她覺得從病榻體驗生命無常,收獲更多。

 

邱山美表示,身為修女,就要堅守「服從、甘貧、守貞」三信條,服侍病人只是替天主,幫助遭病痛折磨的人,並讓眾人在肉身痛苦之際,得到身、心、靈的平安。時常有人問她,一般醫護人員或許可聽到病人說聲「謝謝」,但聖十字架療養院收留的中風、癱瘓或癡呆病人,病情難以轉好,照顧工作較無成就感,是什麼力量能讓這些修撐持下去?邱山美說,她們常以手勢或出聲和病人「溝通」,一旦對方有了反應,或是綻開笑臉,這就是她最好的回報。

 

關山地區的居民對於聖十字架療養院的愛心,常豎起大拇指,說:「上帝派這些修女,悉心照料這些病人的餘生,即使生病臥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由邱山美參加醫療奉獻獎甄審獲得評審的青睞,成為繼院長馬惠仁於五年前獲獎之後的第二人;邱山美始終不敢居功,直說她只是該院「輪派」的代表。果然,饒培德修女又成為第七屆的得主之一。

 

邱山美說,當外國修女不眠不休地在為國人裹傷換藥時,她已看到天使的化身,而她只是追隨她們的腳步罷了。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