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石仁愛 || 葛玉霞|| 何谷婷|| 呂道南|| 祈志英|| 畢耀遠

 

畢耀遠

第五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若瑟醫院

 

台灣就是我的故鄉

他以雲林若瑟醫院為家,在簡陋辦公室睡了十七年,不僅要修屋瓦,甚至「副院長兼司機」,負責接送病患。四十年了,當年的畢叔叔升級為畢公公,走在虎尾街上,到處都是他的鄉親故舊,讓他有踏實的歸屬感。 民國四十三年底,一位剛晉升神父的荷蘭籍年輕人,從義大利米蘭附近海港上船,一路上走走停停,一個多月後,他終於如願自台灣北濱的基隆上岸。從,他把人生最精華的四十光華,全都奉獻給這個海島,「畢耀遠」這三個字,也成為雲林地區四十年來的一則動人傳奇。

 

提起雲林若瑟醫院,一矮一高、一胖一瘦的院長松喬、副院長畢耀遠,兩位神父,是虎尾、甚至雲林地區無人不曉的人物。巧的是,這兩位遠渡重洋而來的傳教士,先後榮獲了國內醫療奉獻獎的肯定。第五屆得主之一的畢耀遠說,要不是童年時神的召喚,他不會從荷蘭故鄉千里迢迢來到這一個陌生的國度。

 

和其他神父不同的是,畢耀遠不會說閩南話,即使國語,也講得不很標準,然而,這些語言上的限制,並未減損他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天天以院為家的他,總把一天的時間分成三段,清晨起床到教堂做彌撒這一小段,他是神父,是上帝的子民;接下來,近十二個小時裡,他把全部的精神放在醫院和病患上,是個不折不扣的副院長;等下了班走過天橋、回到對街的宿舍,他則回到一個凡人的世界,看看書、聽聽音樂,讓自己的心靈沈靜下來;不過,只要一得閒,他還是不時回到病房看看臥床的病患,給他們一些鼓勵。

 

七十四歲了,也該是落葉歸根的時候了,難道畢神父不想回故鄉安享晚年?「回荷蘭?台灣就是我的故鄉啊!」早年離家的畢耀遠,四十年來,曾回荷蘭三、四次,除了幾位兄姐及其姪孫輩外,家鄉已少有人認得這位鄉親了。反倒是虎尾地區,街頭巷尾到處都是他的好朋友,人人看到他,都不忘招呼,讓畢神父有種踏實的歸屬感。

 

抱著崇敬耶穌會神父雷鳴遠畢生奉獻中國人的情懷,畢耀遠來到了雷神父埋骨的台灣,並打算把餘生也奉獻給這片土地。望著窗外飄過的白雲,他悠悠地說:「雷聲既能鳴得很遠,我就不能把耶穌基督的光華展耀得更遠嗎?」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