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石仁愛 || 葛玉霞|| 何谷婷|| 呂道南|| 祈志英|| 畢耀遠

 

何谷婷

第五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台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台東人的醫療保母

胖胖圓圓的何修女,最疼惜孩,看到病兒總是又親又抱;病人不上門,她就找到家裡;缺醫師,她就挨家挨戶地去請求支援,為了不忍人生病受難,她愛的足跡幾乎踏遍半個地球……。

 

週三的午後,如潮水般湧進的小朋友,把原本寧靜安詳的台東聖母醫院擠得水洩不通;近百名家長各自帶著小朋友,亂烘烘地擠成一團。這是台東聖母醫院每週一次的盛況,也是這所醫院特有的幼兒健檢與預防接種時間。一直在幕後推動幼兒健檢與預防工作的,正是院長何卻婷修女。

 

國內各醫院的幼兒健檢門診與預防接種服務早已普及,但是遠在台東聖母醫院一隅,這項每週一次的盛會,卻令人印象深刻,不難體會創造這種「保健盛餐」的何谷婷,用心耕耘台東公共衛生所投注的心力。由於台東聖母幼兒健檢愈來愈叫座,遠近的鄉鎮、村落,凡家有小孩的都來了,愈來愈多家長每週三定期帶著小朋友來報到,小小的診間加上家長,常常同時擠上近百人,何谷婷只好在週五再加開門診,以紓解就診人潮,也可見台東地區幼兒對健檢的需求。

 

幾十年的修女生涯,何谷婷的足跡幾乎踏遍了半個地球,從美國到泰國、衣索匹亞等地賑濟災民,稍後又到香港服務,隨後得知台灣缺乏護理人,即使已經四十二歲「高齡」,她還是自動請調至台灣來服務。面對當年這片醫療荒土,對頂著約翰霍浦金斯公共衛生碩士學歷的何谷婷來說,確實是委屈了。尤其來台時「年事已高」,因此,語言困難更大,何谷婷說,那段在輔仁大學學中文的時間,回想起來真是苦不堪言,尤其原本三年的語言課程,因東部地區需才孔急,學中文不到一,就被分派至台東聖母醫院來報到了。

 

何谷婷在中年才來到台灣,住了十餘年後,她希望能一直留在這個第二故鄉。去年底,聖母醫院另一名修女,也是上一屆醫療奉獻獎得主的施雅璞,因眼疾回美國休養。離台前,也是六十好幾的施雅璞,依依不捨地對何谷婷說:「我來台灣是為了幫助在台灣的人民,現在年紀大了、視力也衰退了,不希望自己成為台灣人的負擔。我只好選擇回到美國家鄉,這樣還有家人可以照顧我。」何谷婷在轉述施雅璞這段話時,眼眶紅了,姐妹離情固是原因,最重要的是,這段話也觸動她的心弦;未來她多希望也能在台灣這塊傾心力灌溉的東台灣土地上安老。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