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施雅璞 || 羅寶田

 

羅寶田

第四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台東聖母醫院

 

活在金門人心中的洋菩薩

羅寶田第ㄧ次到中國時,只認得「長沙」兩個中國字,湖南長沙,正是他在中國的第一各故鄉,那時,正式民國廿年的春天,年方廿二歲的羅寶田萬萬想不到,中國竟會成為他生命中死生與共的地方。

 

大陸淪陷後,共產黨開始對他還非常禮遇。但沒多久,就為他按上很多罪名,包括「特務」,「帝國主義份子」。但羅寶田知道,自己信奉天主,對無神論的共產主義來說,比什麼都嚴重,所以那些罪名都是「莫須有」的。這場牢獄之災,他拖著被折磨成卅六公斤的體重到香港,再轉到越南富國島,和帶兵在當地伺機反攻的黃杰會合,希望再回大陸去。

 

但後來局勢更壞,只好跟隨黃杰到台灣來。那時,古寧頭大捷已發生了,金門守軍在最前線和中共對抗,國民政府暫時退居台灣,作反攻復國的準備。由於金門仍十分荒涼,醫藥的缺乏,使不少家庭長期在貧病之中,他們有疾病,僅能仰賴青黃不接的軍醫,羅寶田看了十分難過,他只好以野戰醫院的構想,先用帳棚這兒搭起臨時醫院,並收容病人,這使一些外籍醫生看了十分感動,紛紛加入救援行列,後來並略具規模蓋起一座「仁慈之家」。

 

民國四十七年的「八二三炮戰」爆發時,羅寶田正在沖繩島領救濟物資,聽到戰火已起的消息,連忙趕回來,他知道戰場更需要醫生。由於中共以強力炮火壓制封鎖金門外海,以免補給物資進入,所以他所坐的軍艦竟兩次在科羅灣外海,無法登陸。這下老神父忍不住了,奮力躍身跳入大海。自己游泳上岸,然後濕淋淋的趕回天主堂,果然已有一群病人在等他,他們知道在最需要的時候,神父一定會和大家在一起,從來,他們都沒有失望過。

 

一九九四年元月廿七日晚上,羅寶田騎車不小心撞到一部停在路邊的車子,當場重傷倒地。被送到醫院時,醫生發現他竟有心律不整、肝腎功能異常、貧血、疝氣等多項毛病,但在慈祥樂觀的容顏下,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身體居然這麼差。

 

神父車禍重傷消息傳出後,曾受他救治者奔相走告,大家齊聚病房外,等待他的再度醒來,但神父這一次竟沒有醒來,死在他口中的第二故鄉─金門。許多人跑到天主堂為他守靈,他們還是無法相信,老神父已經走了的事實。

 

「神父並沒有走,他活在大家的心田」,和神父非常熟悉的金門高中國文老師許碧霞這樣說。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