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陳振佳 || 吳炎村|| 劉一峰|| 施予仁

 

吳炎村

第廿六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若瑟醫院

 

醫病也醫心 帶慢飛天使展翅

「呱呱呱……」雲林若瑟醫院復健科主任吳炎村正忙著看診,看到唐氏症寶寶「重文」輕輕推開診間門,帶著甜蜜笑容發出可愛的青蛙叫聲,他也回以慈祥的微笑。13年前來到雲林致力推動早療中心,細心呵護下,吳炎村讓無數偏鄉慢飛天使,重新展趐翱翔天際,實現了他「哪裡需要,我就往哪裡去」的行醫理想。生長在嘉義縣鹿草鄉的吳炎村,大學唸的是化工系,先考進台南縣鹽水糖廠擔任工程師,但為何會從藍領人改穿白袍逆轉行醫,走上懸壺濟世的人生,有一段感人的過程。

 

吳炎村侍親至孝,擔任教職的岳父母,卻病痛纏身得不到應有的生活品質,讓他心疼不捨。「如果我是醫師,就可減輕兩老病痛。」已經34歲的他,起心動念想從醫。他重拾多年未摸過的書本,夜以繼日,不眠不休苦讀。皇天不負苦心人,吳炎村一試就中,人生真奇妙,一個善念改變了吳炎村的一生,從硬邦邦的機械工程師,轉換到手持反射槌,敲著病人膝蓋的白袍史懷哲。

 

吳炎村成大畢業後,先留在成大總院服務七年,後來轉任台南郭綜合及新興醫院復健科主任,但他總想著回鄉下為鄉民服務,「鄉下農民筋骨病人痛多,又缺醫生。」緣份就是這麼奇妙,雲林虎尾若瑟醫院副院長蔡孟宏來電「搶人」,電話那頭說起「雲林老人多,早療小病人更多,病人找不著醫師呀,您能來幫忙嗎?」這句話正是吳炎村「哪裡需要,我就往哪裡去」的行醫理想,於是決定到雲林實現他的心願。

 

吳炎村深知,偏鄉醫院沒有教學醫院的規模設備和人力,凡事都要自己動手,「我是來服務病人,不是來接受服侍。」他很快就在鄉下醫院勝任。「吳醫師慈祥和藹,見到他病都好了一半。」不論慢性病的婆媽伯叔,或得急性病的幼童、青年,他總面帶笑容,不厭其煩地傾聽並釋疑,像慈祥伯伯與人話家常,治療身體病痛的同時,更慰藉了病人,他是病人的心靈導師,醫病也醫心。

 

早療工作從營利角度看,是一項「虧本」的醫療,很少醫院願意投入。2002年,在雲林縣前縣長蘇治芬大力支持下,若瑟醫院成立雲林縣第一個兒童發展評估中心,讓發展遲緩兒童可及早獲評估,把握黃金期治療。雖然早療業務逐漸穩定,但他認為,早療的黃金期是三到七歲,但來看診的孩子,多半是由早療中心的老師發現帶來的,很多孩子是外籍媽媽或阿嬤阿公隔代教養,甚至由阿祖帶來看病。他們的生活及教養環境,實在太差了,讓他看了揪心。尤其面對許多坐輪椅、雙手蜷曲、流著口水、甩頭低鳴、敲打攻擊、緊閉雙唇不願言語的孩子,吳炎村總懷抱慈悲,耐心地面對他們,心想這群走了樣的天使,應該也要有笑容,「我是醫師,能做的很有限,但我將盡我所能,來呵護這群上帝創造的小天使。」

 

2009年,商業周刊推薦百大良醫,吳炎村在全台兩萬六千多位醫師中脫穎而出,榮登「好醫師推薦榜」,如今又獲最高榮譽的醫療奉獻獎,他則謙虛說,他只是一個小螺絲釘,只要能為病人解決病痛,得到健康,儘管病人只回一個淺淺的微笑,或不再深鎖眉頭、哀聲嘆氣,就是最大欣慰。若瑟創院兩位神父都沒領薪水,全心奉獻台灣這片土地,想邀國外的家屬來台慶生,還是由院內員工樂捐買機票才成行。吳炎村說,外國人能為台灣犧牲奉獻一輩子,身為台灣人怎不行?「未來我仍將盡心盡力,只要病人需要,我永遠都在,這是一輩子的志業。」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