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宋玉潔 || 陳永興

 

宋玉潔

第廿三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聖十字架慈愛修女會

 

永不打烊的白衣天使

她遠渡重洋來台服務人群,足跡踏遍台東縱谷各布農族部落;抱著只要還可以動,就可以服務的心,每天奔波40公里,也要讓孩子接受教育。

 

30來歲時從瑞士飄洋過海來這個過去幾乎從未想過的島嶼,宋玉潔在瑞士家鄉的修女會,還舉辦一個溫馨的典禮,像嫁女兒一樣地歡送她遠渡重洋。其實宋玉潔的父母及家人都對她決心當修女的決定很反對。「助人就好,不一定要當修女。」母親很捨不得,宋玉潔像是鐵了心,從念護校開始,就決心走上這條路。「其實,還是受母親影響最大。」小時候,隔壁鄰居家人過世了,街坊鄰居頂多就是安慰幾句。她母親卻像及時雨一樣,不但協助鄰居處理遺體,還幫忙所有的後事,鄰居的感激全寫在臉上,也全印刻在宋玉潔幼小的腦海裡。「為什麼要這麼做?」宋玉潔還是有點疑惑地問。母親說,「有能力,就不要吝嗇幫助別人」。

 

修女說起和台灣的這段因緣。後來教會有個機會到亞洲,教會很想進中國宣教服務,因政治因素,就到同樣說中文的台灣來了。「其實,我只是愛幫助人,服務人群,到那兒都是一樣的。」一來就再橫越中央山脈,到關山「聖十字架療養院(前身為聖十字架醫院)」,那是許多外籍修女來台奉獻的大本營,醫奉獎歷屆得主馬惠仁、羅藝霞等人都一直在那服務;再貼切地說,關山附近的台灣弱勢族群,其實一直都仰賴外籍修女照顧。

 

「老的老、小的小」,存在東台灣部落裡的不只是醫療照護,宋玉潔穿梭的個案家庭,也並不完全是獨居老人。

 

對尚武附近的居民來說,宋玉潔人前一面總是活力充沛,卻不知她其實是拖著病體在服務人群。就在她滿60歲時,「乳癌,二期」,醫師這樣宣判,頓時讓她慌了手腳。癌患,60歲,還有心臟血管的問題,教會原本已安排她回瑞士治療安養天年。「不行,這裡還有很多我要照顧的老人、小孩。」對這塊奉獻了幾十年的土地,宋玉潔說什麼也捨不得離開,「只要還可以動,就可以服務啊!」她很鎮定地整理思緒,過幾天逐一地去訪視完她照護的老人,跟他們交代她可能會消失幾天。最後一個病人訪視完,晚上她就自己拎個包包,到花蓮慈濟醫院,接受手術切除一邊乳房病灶。

 

第一次化療後,她虛弱的連樓梯都爬不上來。第一個禮拜後,她又「生龍活虎」去探視她的病患,「總是不放心,怕他們獨居沒人照顧。」宋玉潔說,其實還是真的很不舒服,化療真的讓她很折騰,但是,「照顧別人是最好的治療,」宋玉潔總有自己的一番哲理,「去訪視別的病人,就忘了我自己是一個病人,忘了病痛!」除了她手術的那一周外,她幾乎都還是天天到班。

 

今年70歲,很多人早就退休安養天年了,「我們不退休的,除非死了!」宋修女心中掛念的是東台灣上還有很多社會遺忘的角落。「他們不是病痛,就是孤獨,心裡貧窮孤獨的老人!」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天天喝酒,而且是不好的酒。沒有錢,不敢看病,總是拖到重病才去,小孩就丟給有病痛無法再出門的老人家看,「我只能盡量地幫著老的、小的。」宋玉潔說,「這裡還有很多事要做。」這是一位「永不打烊的白衣天使」。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