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艾珂英 || 李文馨|| 葛兆瑞|| 馬惠仁

 

馬惠仁

第二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台東關山聖十字架療

 

珍惜緣分、福分及恩情

馬惠仁修女,瑞士籍的聖十字慈愛修女會修女,一九三五年出生於瑞士。 馬惠仁修女有一雙藍的透澄亮眼珠,說每一句話都認真注視著對方,這種神態益發使得藍色格外突顯,像有一股澎湃的力量藉眼珠奔射光芒。據說這種光量源於一種叫自信與感恩的泉源,當必須外洩,它就可以讓每一個人領受天主的慈恩。「我真的要說,這一切成就來自天主的導引,祂背十字架救我們,我們也應該背十字架跟著祂。」

 

「聖十字架療養院」是瑞士修女會創辦的醫療機構,民國五十二年再台東關山初建時,僅僅是間茅房搭起來的門診中心。到民國五十九年才改建成院舍型的醫院,收容花蓮、台東地區的慢性病患者居住。民國五十八年,馬惠仁修女到達台東加入「聖十字架療養院」照顧病患的工作,醫院設備已經由當時的勉強湊付而成為三十二張病床,並且有電梯上下的現代化規模。

 

療養院裡住下來的病人非中風即痴呆,少數幾位是半身麻痺。和這種病況的人相處,耐心、信心、恆心,缺一不可。有時候病人沒有自制力的大呼小叫,修女們得忍受精神威脅與轟炸,用笑臉去安撫病人,牽領他們上下樓梯走,紓解堆積在體內的莫名驚懼。醫院裡張掛著服務修女們的生活計劃,其中有一條是:愛是一種含忍,它能深深地諒解別人的缺點和不好的脾氣。愛也是隨時隨地表示關懷,說鼓勵與和善的話,使人生活有意義。馬修女說:「通常我把自己幻想成是那個生病的人,如果我需要別人的慰助與幫忙,別人不理睬,我會舒服嗎?是了!對於在這裡的人,我就是這種心情,他們痛苦,我怎麼能忍心不管?我用禱告帶領他們平靜,我也求天主再賜給我喜樂和希望。有一句話我明明白白放在心理:『不是做你所愛的,而是愛你所做的。』遇到困苦、沮喪,這句話是我的亮光。」

 

醫院的對面是一座天主教堂,這也是修女們經常活動、做彌撒地點。教堂的外牆上用紅、藍漆漆著幾個大字:我要把愛心、希望、光明播在這世界。

 

簡單明瞭的十四個中國字,說明了「聖十字架女修會」修女們的服務宗旨及目標。在醫院每一張病床前,也都貼著不同內容的感恩詞彙,喪失智力與之覺的病患看不見,但可以看到的人能體會醫院修女的熱枕就是目的。馬修女在一間間病房、一張張病床前引領我們和病患見面,並且仔細觀看那些字體大大、色澤明顯的手繪圖像,有惜緣、惜福、感恩和關懷四種,說是天主教醫院,有宗教氣氛,實際上貼在病房與走廊的每張字卡都和我們社會各階層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外國修女的意念中,或許她們不全然明瞭這些話的真正含意,可是馬惠仁修女說:「看到這樣的字,就知道它們的每一句話都是要我們有感恩的心,才能感受到世間美好。」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