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艾珂英 || 李文馨|| 葛兆瑞|| 馬惠仁

 

李文馨

第二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靈醫會惠民醫院

 

醫而優則仕

李文馨醫師,一九二二年出生於中國安徽蒙城縣,馬公要塞澎防部中校軍醫退伍。一九六O年,三十九歲的李文馨,以馬公要塞澎防部中校軍醫退伍。當時,他曾考慮是否到台灣另謀發展;壯盛之年,精神和體能飽滿,十多年的軍醫經歷,也累積了一些基礎,此時,舉家遷徙台灣,在一鄉鎮落腳,開一家診所,業務狀況和生活的條件,在差也比在澎湖好。但是,李文馨終究沒有成行,這一停留,他在澎湖各群島已前後行醫了將近四十年。

 

李文馨醫師,二十八歲隨軍來台灣之前,曾在北京的軍醫訓練班及二十九軍宋哲元部隊的教育研究所從事學習。退伍之後,參加醫事人員執業資格特種考試乙等考試及格。一九七九年七月,任職馬公衛生所主任。李文馨任馬公衛生所主任十年退休後,受聘為天主教靈醫會內科專科的惠民醫院迄今。

 

半生歲月在澎湖各離島行醫的李文馨醫師,為醫療資源缺乏的澎湖離島提供一己之力,主要基於悲憫漁民困苦、衛生保健習慣不良及病痛無從求醫,而李醫師的馬公籍太太胡玉鸞女士勤儉持家,在精神上給予的支持,也是一大原因。胡玉鸞女士回憶一九六O年到一九七一年這十一年間,李文馨在虎井嶼行醫的生涯,除了一般病症,離島居民又以罹患肝炎、肺結核和皮膚病最嚴重,這些疾病的成因,主要是衛生習慣不良、過度操勞和飲食不均衡所致,通常又沒有即刻的生命危險,許多離島居民因為交通不便、求醫困難而延誤了治療,甚至相互感染,患者人數居高不下。李文馨表示,因為宗教信仰虔誠,有些傳統的醫療方式,在澎湖離島還是被普遍採用;已香頭燒身體、吃香灰、吃各種草藥偏方是最常見的。

 

離島醫師,幾乎都要扮演全能醫師的角色,對於居於老少一家的病症,要負起家庭醫師的責任,感冒之類的輕微病症,當然可以即時提供醫療,但疑難雜症,限於醫療設備和經驗,仍須勸告患者,轉介至馬公或台北做進一步的檢驗診斷。而離島醫師除了其他人力和設備的支援缺乏,對自身的醫療新知的進修管道不暢通,也感到苦惱,更先進的醫學報告、新發現的藥品,往往不能及時傳達到偏遠離島,其至有些藥品的存放早已過了時效,仍被使用。

 

一九七四年,李文馨自願請調望安島從事醫療,有四年四個月之久,在擔任衛生所主任期間,他完成了在每一離島設置一衛生室的工作,安置一位助產士已應村民需要。受過現代醫護訓練的助產士進駐離島,卻也遭遇兩個困擾。一是距望安距離馬公,在當時約需兩個小時航程,離島的日常所需十分缺乏,年輕的助產士往往不願久留。再者是漁村的傳統風俗更非半年一載可以轉變,為離島的醫療奉獻的心意,若受到強力阻撓,也很難要求新進的醫護人員不另謀他途。

 

不論繁華都市、偏遠農村或人口較少的漁村離島,都需要醫治身心的醫師懸壺濟世,他們的功能價值應該是相同的,但離島醫師願意拋棄豐富的物質享受、較多的進修機會,甚至斷絕活絡的人際關係,進而「醫而優則仕」以求發展,他們享受犧牲、犧牲享受的悲天憫人情懷,卻更值得敬重的。 工作,表示了崇敬。

 

李文馨醫師在澎湖離島行醫,或許有時勢所趨,有因緣巧合所致,但他全心為離島醫療奉獻一己之力的作為,卻是不容置疑的。自望安鄉衛生所退休後,李文馨曾返回安徽蒙城縣的老家探親,而澎湖的海風和鹹雨仍然召喚他回來這個第二故鄉。終究,他在澎湖的歲月,有甘有苦、有悲有喜,再沒有任何一處地方讓他如此熟悉,這裡的居民,一如姊妹兄弟,如自己的晚輩兒女,他能減輕他們的一分病痛,也是減輕自己的一分掛念。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