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艾珂英 || 李文馨|| 葛兆瑞|| 馬惠仁

 

艾珂瑛

第二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台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信仰帶來快樂

艾珂瑛修女,美國籍的仁愛修女會修女,一九三四年出生於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畢業於畢業於密蘇里州大學護士系。八十一年三月廿五日,聖母「領報」喜日,對修女們來說,是和天父「結婚」大日子。天主教堂裡有許多慶祝的儀式和活動,年近六十歲的艾珂瑛修女,開著她的車,載著我在這個好日子裡去台東兜風,順便去鸞山一個病戶家中做拜訪。她以這個行動紀念這一年的「三、廿五」,並且要我也永生難忘。鸞山在艾修女口中被形容為好像有一位公主在睡覺,山的朦朧與起伏,吸引艾修女每次經過山角下就忍不住叫喚:看啊,美麗的公主在睡覺。她的家鄉美國路易斯安那州,風景與台東相當類似,所以在台東生活十四年,她不感覺這裡陌生,相反的,仍然覺得是住在自己的家鄉,只是沒有親人。「剛接到指示,要我到台灣,心裡好害怕,因為我不會說中國話,我也不認識台灣的人。到了這裡,慢慢習慣,看到有山、有海、有花、有樹,還有很多漂亮的人,我放心了。」

 

艾珂瑛的名定是她來台灣報到時,住在新竹的一位神父幫她取的,什麼意思她不知道,反正後來適應了人家叫她艾修女,就覺得「艾修女」是她的名定,每回去看病人,不管老的、小的一律叫嚷著:「艾修女」,她就很高興,相信是人家歡迎她才這樣叫她。

 

居家護理是醫學界新潮名詞,通常護理人員是在醫院中照顧病患,艾修女所屬的天主教「仁愛會」強調居家護理概念,就是由修女親自到病人家中探病,為病人做醫療及急診工作,免得某些病人不知道自己正罹患重症或是有病拿了藥卻不知道該什麼時間去吃它。也有的病人住的離醫院很遠,怕坐車、怕花錢,拖延疾病致命,這些都是修女變被動為主動的最大理由。如果信誓旦旦說這份工作很有趣味,不辛苦,那是真正的欺騙天父,但是艾修女說:「做一名修女,已經知道了是要去做一些什麼事情,而自己還要去做修女,就不可以叫苦,還要做的歡歡喜喜。」

 

「仁愛會」的修女不是終身職,每年三月廿五號這一天,可以自動向修女小分申請「退休」,艾修神氣的說:「怎麼可以不做呢?我做得好快樂。」她是家中的獨生女兒,高畢業對母親說想做修女,母親楞在那裡沒有答應,拒絕的理由是:十八歲的女兒不夠成熟。後來她去學護理,專攻麻醉科,拿到學位,要步入社會工作時又跟母親表明做修女的意願,員親這次點頭了,摸著她的臉頰說:「只要妳快樂就好。」一九五七年,艾珂瑛進入「仁愛修女會」迄今整整三十五個年頭,基督的愛催迫她在崗位上奉獻,是一個沒有懊悔的原因,另外就是:她從工作中得到快樂,快樂是她活下去的信心和力量,當她探訪的中風病人由兩腳不能動到慢慢可以下床走,可以自己煮飯、養雞時,艾修女就情不自禁的快樂,快樂的高聲唱著:「人人都應當知道。」

 

若是不去探訪病人,艾修女就在「聖母會醫院」擔任手術檯前的麻醉醫師。看著許多的病患因為車禍或某種意外喪失知覺與四肢,心裡的傷痛在所難免,更加激發她一定要為病人,尤其是窮苦人服務的決心。有些病人癱在床上,不能行動沒有自制能力,艾修女拿出渾身力氣替他們翻身,反反覆覆說「天主,我依靠,我讚美,我信;是我的天主」禱告詞。時間一久,有的病人明顯看出起色,竟然有半身不遂的病人,可以自己穿衣服。一位躺在床上二十一年不知人間事的太太,現在會唱歌寫字,用簡單的英語和艾修女交談。還有雙手本來麻痺的人,也開始練習花樣單純的編織。「這樣子相處在一起,我們彼此都高興、都歡喜,都會歌頌主的恩。」

 

住在部落裡的原任民,並不是完全接受天父,他們有他們的敬拜神明與宗教,艾修女教導他們用自己的儀式去向真神祈禱或膜拜。「心中有神的領導和指引,希望和信心會堅強。」艾修女說: 修女和平常人一樣,也會有情緒低落,脾氣暴躁時刻,這時候她們治療的方法是大聲的呼喚主,讓天父快快的帶領他們走入平靜,做馴服的門徒。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