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陸幼琴 || 裴彩雲|| 滿詠萱|| 聖十字架醫院

 

關山天主教聖十字架療養院

第十七屆醫療奉獻團體獎得主

 

外國修女 渡海獻出一輩子

創立於民國五十二年的關山鎮聖十字架醫院,是目前療養院的前身,早已轉型為療養院,近四十年來收容近七百人。馬惠仁修女、饒培德修女、裴彩雲修女都獲醫療奉獻獎殊榮,為了異鄉需要幫助的人們,遠渡重洋奉獻人生最寶貴的光陰。

 

院長高德蘭說,民國五十二年二月廿七日,台東馬蘭修會派魏克蘭修女、傅德清修女到關山設立醫療服務據點,希望為當時介於花蓮、台東的偏遠地區的民眾提供醫療服務。兩位修女前後花費近一個月時間整理環境,草創出一棟日式的簡陋木屋,也就是聖十字架「醫院」,同時做為據點,進行初步的簡易醫療門診服務。不過聖十字架醫院會轉型為療養院,卻是在前院長馬惠仁修女手中完成。馬惠仁修女來自瑞士,在台灣已經待了卅八年,比在自己的故鄉還久,中文說得相當流利,她認為轉型為療養院,是為了服務更需要服務的人,「哪裡有需要,我們就該往裡去」。

 

馬惠仁修女回憶卅八年來的種種,並不埋怨台灣早期的諸多不便,反而讚許台灣「有很多願意幫助其他人的人」,而且「不管付出往哪裡去,總有一天會獲得回報」。 饒培德修女是目前療養院中最資深的人,在台灣已經四十三年。她表示,早期修女奉派到外國服務,一輩子就要在異鄉度過,後來陸續改為十年一休、五年一休,到如今的三、四年一休,「不過在台灣的時間總是比在瑞士久」。她回憶說,早期台灣交通不便,她從瑞士故鄉到港口後,一路搭船到台灣,前後至少花費一個半月,嚴重暈船讓眾人分不清日夜,只覺得天地間都只是水,尤其新加坡到香港間的海水特別「軟」,讓她們吃盡苦頭。但來到台灣這麼多年,她已經把台灣當成第二個家。

 

饒培德修女說,她到台灣時,各山地原住民部落連自來水都沒有,路上全是崎嶇不平,滿是碎石子,為了拜訪一位患者,往往要走上五、六個鐘頭,從山上到海邊。如今她雖和馬惠仁修女早已退出照料收容者的行列,但療養院內從輪椅、床到櫥櫃,幾乎都由她負責維護,經常可看見她蹲在地上,細心地鎖螺絲釘,只為了讓收容人能夠安全行動。

 

療養院最艱困的時刻,是在九二一大地震後,當時政府資源全在災區,捐助者資源中斷,幾乎無以為繼,還向總會借支八十多萬元,才勉強度過難關。不過多年來療養院每月支出多達一百八十萬元以上,雖沒有獲利,卻也不至於虧損,總是差不多打平,「冥冥中似乎自有天意。」只是目前院內有四十名收容者,過半以上是家人遺棄或無力照顧的對象。高德蘭修女說,其實很多人的家人都住在關山鎮內,不過修女們體諒當事人經濟大多不好,並不會蓄意向家屬追討費用,不足的部分,總是設法籌措補足,她們希望等到家屬有能力後,可以在某個地方發光,也能夠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