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蔡孟宏 || 鄭明滿|| 高國卿

 

高國卿

第十六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耕莘醫院永和分院

 

做,是本份;付出,更是喜樂

在天主指引下,山裡的孩子找到奉獻的路,照護結核、痲瘋病患,載彌留者返家……,他視為恩典不為苦;三年前罹患胃癌,並未讓他停止奉獻腳步,做,是本份;他要做到做不動為止。

 

不過,這一切要從台灣光復初期講起。民國38年,高國卿出生於桃園縣復興鄉奎輝村的泰雅族窮苦家庭,由於當地謀生不易,以種稻及竹子維生。那時,高國卿沒考上初中,只好就近到松羅檢查哨打雜,做些掃地、整理環境的雜事。不到一個月,教會神父就找上門來,建議高家父母不妨讓孩子到教會讀書。但因天主教靈醫會修道院未正式向教育部登記,沒有正式文憑,畢業學生當然無法參加高中職聯考,校方只好把他們掛名在羅東高職補校底下,繼續修道院的課業。三年後,羅東聖母護理職業學校特地為包括高國卿在內的21名修道院學生成立男生班,成為國內「男」丁格爾的濫觴。

 

17歲那年,高國卿被派往修道院旁的療養院服務,照料來自基隆、瑞芳等礦區而不幸罹患肺結核的礦工,雖然每天都得清洗血跡斑斑的痰盂,有時又得一口一口餵食臥床病患,但他從來不嫌髒、也不嫌累。經過那段期間的考驗,他更加確信自己是天主的忠貞信徒,決心投入神職工作。

 

高國卿清楚記得,當時藥物大都自國外勸募而來,加上院內另一名外籍神父具有藥師背景,可自行配方調藥,不僅每年省下大筆藥費,還夠他帶去分發給山上的老病號。高國卿說,在那個缺醫少藥的年代,原住民的經濟狀況普遍不佳,除非重病,否則很少下山就醫;因此,他趁著每星期天上山做彌撒的機會,將一袋袋藥物交到每個患者手上。若發現重症病患,再順道載回聖母醫院就醫。

 

高國卿始終認為,醫院雖是治病療傷的地方,但醫師難免也有失手的時候,糾紛在所難免。當他開救護車送彌留患者回家途中,總是傾聽家屬對談,適時提供他們辦理後事該注意的事項,因此當這些家屬隔天到醫院理論,一發現代表院方的竟是昨天送他們回家的神父時,往往氣就消了大半,不再堅持。「有時,付出也是一種喜樂。」基於這種理念,高國卿民國87年接下澎湖惠民醫院院長何義士棒子,前往海峽對岸照護當地的痲瘋病患時,總是抱持感恩的心。他說,其實天主教靈醫會早在民國35年就在大陸雲南山區照護痲瘋病患,直到民國41年,才被共產黨強制驅離。

 

這十幾年來,隨著兩岸情勢改變,靈醫會又重回舊地,繼續實踐當年許下的承諾。只是時隔半世紀後,物換星移,早已換了模樣,他們只好聯合澳門利瑪竇社會服務組織,重新出發。然而,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年前大陸當局悍然宣布中國已根除痲瘋病,幾讓靈醫會的努力化為烏有。相較於此,高國卿認為台灣的痲瘋病患雖面臨療養院恐遭拆除、病患可能被另行安置的處境,但仍屬幸福的一群。往事已矣,他建議國內患者不妨試著走出悲情,以喜悅心情迎接每一天。「真的要惜福啊!」自從三、四年前罹患胃癌以來,高國卿就以惜福的心過日子,不僅主動請調到耕莘醫院永和分院服務,每周還定期到所屬的四個外展單位,探視失智老人及臥床的重度癱瘓者,讓他們感受到來自天主的愛心。

 

做,是本份;付出,更是喜樂。年近六旬的高國卿期許自己再做十年、二十年,直到做不動為止;因為,他早已在天國預約了位子。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