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蔡孟宏 || 鄭明滿|| 高國卿

 

鄭明滿

第十六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惠民醫院附設重殘中心

 

天使心、聖母手

有「菊島」美名的澎湖群島,如今在政府大力推廣觀光下,每年遊客如織;但如果讓時光倒流,六喩年代的澎湖,卻是風沙蔽天、醫療資源極度欠缺的蕞爾離島,那時,剛滿20歲的鄭明滿進入惠民醫院服務,從毫無任何專業訓練就踏入護理領域,時光荏苒,她已在惠民待了42個年頭,更重要的是,她秉持「天使心、聖母手」的信念,無怨無悔地照顧重殘及失能的病人,如今全院上下都稱許她為護理人員的楷模,更有病人豎起大拇指說: 「有咪咪姊」 (對鄭女士的暱稱)在,惠民就像是老殘病人的天堂」。

 

鄭明滿表示,人生有許多是無法選擇的,就像她當初進入天主教惠民醫院服務,也可能是上天早就註定的。她記得在幼年時期,西方傳教士總會攜帶許多餅乾、牛奶挨家挨戶傳送福音,一大群小朋友也常尾隨「阿督仔」神父及修女,對他們的愛心行止留下深刻印象。不過,只有國小畢業的鄭明滿,當時全然不了解護理工作的範疇,也未受過護理專業的訓練,憑著勤能補拙的意志,「草根性」的自主學習,後來,她又改到婦產科病房、手術室流動護士,一路累積臨床經驗,讓院內的外籍宣教醫師極為賞識。

 

鄭明滿不諱言,她之所以持續待在惠民醫院逾四十載,主要還是受到歷任院長的感召,因為在醫療匱乏的年代,照顧澎湖當地居民健康的重責大任,幾乎靠惠民醫院的外籍醫師,例如創院的羅德信神父,以及何義士修士和王理智神父等人,他們基於對天主的信仰,進而全心照顧天主的子民,「病人需要血,他們就立刻挽袖捐血;病人沒有錢買營養品,他們會偷偷塞錢給對方。」她說:「看到外國人對同胞如此真心的奉獻,我身為澎湖人難道不能多盡本分,來照顧自己的鄉親?」

 

在惠民醫院護理之家或重殘養護中心的病床床頭,都會懸掛著一張白板,這也透露了鄭明滿在照顧病患所花的心思。黃金切指出,咪咪姐以其繪畫的天分,她會依病患的個性在白板畫上大象、熊寶寶的圖案,並簡單紀錄病人目前狀況,以利新進人員及志工照顧或探視時的溝通。

 

黃智棼指出,「咪咪姊」對病人的體貼,可謂無微不至,但相對的,她對其他病患服務員的要求,也嚴格到「吹毛求疵」的地步,例如有時在餵湯或喝水時,有的病患服務員會不慎把湯水滴到床單上,這時鄭明滿會要求用吹風機吹乾,以免病患臉上沾到濕床單會不舒服,就連偶爾病患服務員偷懶沒換床單,也難逃她的法眼,「她對於住民的貼心呵護,就是凡事都設想周到。」

 

惠民醫院總務室主任劉樹吉強調,「咪咪姊」的心思特別細膩,不僅經常和病人家屬溝通,藉以了解其家庭狀況,若遇見對方有經濟困難,往往自掏腰包或尋找募款來源。劉樹吉說,由於「咪咪姊」迄今保持單身,平常都比所有員工早到,每天晚上一定把住民餵食完畢才下班,等於過去四十年都以醫院為生活的重心,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如同早期的神父與修女,醫院同事都望塵莫及。

 

惠民醫院院長蕭天源指出,雖然鄭女士不是科班出身的醫療從業人員,但付出的愛心才是醫療真正的意義與本質,尤其是照護老人及重殘養護工作,需要更多的耐心與愛心,很少人願意參與,而且持續奉獻四十年,這麼一位令人感佩的基層病患服務員,是該院的楷模。鄭明滿說,「人都會生老病死,有一天我也一樣需要別人的照顧,現在我有能力照顧別人,就是懂得珍惜」,因此目前還不打算退休,堅持要做到不能動為止;但對於得到醫療奉獻獎,她卻一直謙讓,強調是眾人的抬愛,如果要去台北領獎,「這會讓我失眠好幾天的。」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