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洪錦鸞 || 丁德貞

 

丁德貞

第十五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耶穌孝女會(樂生療養院)

 

有愛,就不覺得辛苦!

台灣痲瘋病史和樂生院民們晦暗、悲慘的過往,才因這個機緣,漸從歷史底層抽離出來,無力地喚醒人們斑駁的記憶。早年,這群被標籤化的傳染病患,完全隔離在位處都會近郊的樂生,他們望著門前的車水馬龍,想著回不去的家園和無法親近的人群,愁苦和淚水就像不斷啃噬著四肢、軀幹的痲瘋桿菌,難以收復和根除…。所幸,有一群不畏痲瘋的天使,他們知道院民等待寬慰的心靈,便勇敢地前來敲門;他們帶來了心靈良藥,可以對付孤寂,免得它像荒煙蔓草般到處滋嚷;他們讓「樂生」開始有了笑聲,也讓院民有了像親人探望般的期盼;來自西班牙的丁德貞修女,就是這裡最支天使隊伍中最「資深」的。

 

在樂生,一提起丁修女,院民便不自覺地嘴角漾起微笑,然後學著丁修女輕緩而溫柔的語氣告訴你:「她很愛我們!」因為,42年來,丁修女無一刻不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對院民而言,這不是甜言蜜語,也不是安慰話;42年來,她以志工身分在這裡穿梭,一草一木她都熟悉,連女病患的病肢、傷口她也瞭若指掌;她在這裡,幫女病患足足洗澡洗了40年,即便是親生兒女或父母,也未必能做來這些。

 

問丁修女:何以能堅持若此?她堅定地回答:「有愛,就不辛苦!」她說,從孩提時代起,她就清楚自己此生的使命;媽媽常不了解何以乾淨出門的孩子,搞得滿身塵土回家?原來,她跑去幫窮人家拾穗和挑出可食的棄蔬去了!在為別人做這些事時,她可以完全感受到自己的專注和滿心歡喜;因而,18歲那年她發願當了修女,從此以服務人群做為對天主最好的侍奉。

 

天主教修會各有其使命,丁修女參加的耶蘇孝女會,係以教育為宗旨,原山下醫院無關;但熱中服務的丁修女,從別的修女那兒獲知樂生的狀況後,1962年開始定期到樂生報到。由於痲瘋病患四肢皮膚常有壞死、潰爛,病患日常生活常需他人協助;丁修女每星期至少兩天到樂生幫忙病患洗澡、擦背。有時,病患傷口發出陣陣難聞的氣味,令人忍不住掩鼻而逃;但丁修女怕傷了病患的心,她連口罩、手套都不戴,為她們擦拭身體時,總不忘與她們閒話家常、說說笑話解悶,還為他們準備乾淨的衣裳。洗完澡,換上衣服,丁修女總不忘鼓勵病患:「好漂亮呀!」讓丁修女來洗澡也成為院民最期待的節目之一。

 

院裡有不少病患雙眼幾近全盲但丁修女一走進來,他們都能很快分辨出來,還會和丁修女撒嬌;他們都說,丁修女在時,空氣「聞」得出快樂的味道!病患也常哭訴心中的悲苦和不平。這時,丁修女會抱著他們、拍拍他們的背、安慰著:「別忘了:有人比我們更不幸,而不管遭遇什麼,天主愛您!」對病患而言,眼前修女的臂彎,不僅是他們的天堂,修女更是沒有翅膀的天使;體認天主的愛,只有靠她傳達了。院民們逐一老陳凋謝,被遺棄的人生,在生命盡頭前,更感孤單;修女當他們最後的依靠,不斷為臨終病人安慰、禱告、祝福。

 

丁修女說,大家相處如親人,她當然也會不捨、難過;但她知道,脫離此生病體的羈絆,才能重獲自由;所以,她總是鼓勵院民:「我們含笑告別吧!」對院民如此地疼惜,難怪院民到了每周三、日修女該出現的時段,就忍不住企盼;而她四十二年來,也始終風雨無阻,準時出現在樂生裡。耶誕節到了、過年前,丁修女還會來捐獻,為院民加菜、還給點壓歲錢。院民們高興得像孩子般,直嚷著:「外國天使也會發紅包喔!」樂生的老住民楊明說:「看修女長得瘦小,其實,天主給了她很大的力量,所以,她是一百分的『天使』!」

 

今年醫療奉獻獎甄選時,樂生療養院特意用「樂生大團體」名義,推薦非醫療背景出身、但比醫療在他們身上發揮更好療效的丁修女角逐。丁修女一再謙辭,接受時,理由沒有別的:「我真的很愛他們,我也知道他們愛我!」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