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葉秀珍 || 蕭玉鳴|| 天主教靈醫會

 

葉秀珍

第十二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若瑟醫院

 

疼惜雲林病兒如已出

葉秀珍(Billiet Marguerite),一九四六年七月九日生於比利時的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家庭,在雙親「要與人分享、財物、學識與快樂」的觀念薰陶下,她選擇習醫濟世來落實天主的恩典。自比利時根特大學醫學院畢業並接受小兒科住院醫師訓練後,一九七九年秋天,她遠渡重洋來到台灣,協助虎尾若瑟醫院成立小兒科,並擔任小兒科主任至今,是雲林地區病童的守護神。

 

民國六十五年初抵若瑟醫院見習的葉秀珍,如今回想起來,仍覺得這家全雲林地區最大的醫院,太簡陋了。「不僅沒有專職小兒科醫師,小兒科病房也只擺了五、六張病床,」她苦笑說:「真的是『小兒科』」。

 

來台見習一個月期間,葉秀珍經天主教會安排,除偶爾四處走走,了解雲嘉風土民情外,所有時間都待在院內幫忙。當時剛好有一併發嚴重黃疸的早產兒住院,眼看孩子正與死神拔河,她自告奮勇,為命在旦夕的病童換血;換完不多久,黃疸指數迅速降至正常值,命也救回來了。在親身體驗若瑟醫院缺乏早產醫療技術及設備,當地病兒朝不保夕的痛苦後,葉秀珍回到比利時繼續住院醫師訓練時,心裡已起了很大的轉變;她決心以早產兒醫療列為學習重點,並全心投入先天性心臟病及新生兒癌症等領域,期能早日學成,再回來雲林,為當地重症兒盡心力。

 

民國六十八年秋天,完成五年小兒科住院醫師訓練的她,沒有忘記自己心底許下的承諾,風塵僕僕重抵台灣,從此一待就是二十三個年頭。為了隨時照顧孩童,那一陣子,葉秀珍幾乎完全沒有自己,她以小兒科加護病房後面一個小房間為家,就算下班了,回到那個蝸居,她也還是豎起耳朵,傾聽隔牆的心電圖監視器聲音;只要聲音有點不對勁,她隨時下床查看,幾乎是全日無休。但是,再費心照顧,偶爾仍免不了碰上束手無策的個案,葉秀珍一定二話不說,以病人為先,協助病家轉送較大醫院。

 

全民健保開辦後民國八十六、七年間,雲林地區較具規模醫院的小兒科醫師大量離職自行開業,導致全縣幾無小兒科醫師執夜間急診,情況緊急。那一陣子,白天忙完門診、急診及照顧住院病童後,匆匆用完餐,葉秀珍還得拖著疲憊身軀輪值夜班,守護雲林病童的健康。

 

「這些都是天主的安排啦﹗」對於適時伸出援手,葉秀珍毫不居功,就算偶爾為醫療儀器不足而抱怨幾句,只要院長松喬神父說,「如果這裡什麼都有的話,也就不需要我們了﹗」她就重新鼓舞起精神來,衝上前去,為上門求診的病童打拼。來台行醫二十三年,葉秀珍始終堅持看診時,病童的衣服一定要脫掉,唯有如此,才能清楚看出、甚至摸出毛病來。就是這股堅持,葉秀珍在雲林地區可是名氣響亮。

 

二十多年來,葉秀珍以院為家,將青春年華奉獻給雲林鄉親,基於這種無私的愛心,葉秀珍多年來還捐出多數薪資所得,協助教會發展慈善事業,比如贊助天主教福安老人療養院及嘉義聖心教養院,協助發展身心靈全方位照護,或與台北喜願協會共同打造喜願兒的願景。九二一大地震後,她還義無反顧投身災區。二十三年,當年的妙齡女子已邁入中年,台灣也取代了比利時,成為葉秀珍內心深處的新祖國。問她何以割捨得下遠在歐陸故鄉的親人?她笑了笑,「我是教會的一份子,也是嘉義教區的一份子,既然這裡需要我,我當然就留下來囉﹗」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