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葛永勉 || 柏德琳

 

柏德琳

第十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羅東聖母醫院

 

與病患零距離 他的魅力無人能擋

他來台四十餘年,從未支薪,照顧病患,不捨晝夜;最難得的是,他對病患的真心疼愛,他幫他們買營養品,帶他們兜風,也為他們送終……。

 

有人說他像國際巨星馬龍白蘭度,但是,當他兩眼專注望著佚,唱起義大利情歌「我的太陽」(O'solemio)來,令人忍不住想問:「何以樂壇竟有如此遺珠?」及至發現,這位會唱歌、熱情洋溢的帥帥明星臉,竟然「出家」了,多數人都會張著嘴,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的,他選擇飄洋過海,到離家數千里的台灣蘭陽平原上羅東小鎮落腳;做為他服侍天主、奉獻人群舞台,而且一待就是四十四年。 這就是羅東聖母醫院丸山分院院長柏德琳修士。他是台灣至今少見的男護士,對少說也有十萬、乃至更多他服務過的病家、一起打拚的同僚而言,柏修士就是體貼、細緻、聰穎、熱誠和希望的代名詞。

 

一九五七年、廿四歲時奉派來台。他足足搭了三個月的船,也吐了三個月才抵達。一安定下來,便開始想家,尤其台灣與歐洲生活水準差距大,住在木板屋裡,老鼠往往比貓還大,柏德琳難以適應,天天在棉被裡哭。好在,樂天的柏德琳很快習慣了。他被分到開刀房幫忙,追隨當時有「天下第一快刀」之稱的范鳳龍「大醫師」、Oki十五年。Oki為降低手術風險,一進開刀房,六親不認,開胃手術可以在四十分鐘內完成,這項紀錄至今無人能破。但是,也為了搶時效,護理人員跟不上他進度的,都被罵得很慘,器械遞錯了,就被丟回來;只有機警的柏德琳,最了解Oki的需要與品味,Oki一伸手,他便分毫不差地交付給Oki;因此,Oki最欣賞的便是柏修士的快手快腳。

 

照顧老殘病人,難免面臨生死大事,陳素鑾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廿年前,一名住金瓜石病人快不行了,她和柏修士大半夜裡開車,一路崎嶇、顛簸,送病人到金瓜石。那裡知道,病人住的是半山腰,她和修士只好一個石階、一個石階地抬上去。病家目睹此情此景,感動地當場跑謝,柏修士收下紅包袋,退回現金,就離開了。

 

有趣的是,經驗多了,柏修士對台灣風俗民情的體認,比誰都深刻;他送往生病患返家,總不忘按習俗一路喊著:「過橋了!」「到家了!」他還會提醒喪家,讓往生者穿上七層衣服;喪家在喪痛之餘,常被這位修士「入世」之深,驚訝得說不出話來。而許多護士原不敢碰觸遺體,看到柏修士淡然、莊嚴處之的態度,也只好硬裝勇敢,與他分勞。

 

這樣的修士,其實要讓同事、教友、病家,不愛他都難。來台四十四載了,家鄉的手足頻頻催他返鄉,但不時有受惠者來找柏士謝恩;他自己算了算,在台開過二萬一千多台刀,照顧過八千多結核病人,為二千多病患送過終。他的舊識可以從台灣頭排到台灣尾;這麼多「在台親友」,他說,要告別台灣,萬般難!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