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何義士 || 羅藝霞

 

羅藝霞

第一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台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要做,做,做,一直做

羅藝霞醫師,菲律賓籍的仁愛修女會修女,一九三九年出生於菲律賓呂宋島,畢業於馬尼拉中央大學,內科醫學學士。 從小,羅修女就展現了仗義勇為、幫助窮人的天性。當她還是六、七歲的小女孩時,一天,她看見鄰居的婦人就要臨盆了,家中卻沒有大人在,當然沒有人通知醫生,也沒有人照顧產婦。當時羅修女幼小的心中卻不知從哪而冒出來的勇氣和智慧,情急之下,她那瘦小的身軀一口氣跑了很長很久的路,為鄰居婦人請來了醫生。也是這樣的天性使然,長大後的羅修女選擇了唸醫學院做為通往濟世的途徑。當她在大學醫院實習的時候,見到堆積著的大批醫藥樣品,佔據著空間卻沒有被適當的利用,於是她便主動將藥品分送給家境貧窮的病人。

 

大學畢業後,羅修女在圖書館讀書準備醫師考試,遇見了改變她一生的人,一位仁愛會的修女。當時的羅修女心中已有幫助窮困的志願,越想,便越覺得有做長遠計劃的必要,譬如,一個人的力量太小,若是參與某個團體,或許能夠結集了力量,大大地做一翻救人助人事業?而仁愛會的聖文生精神,講究照顧貧窮與疾病,修女們來到病人的家中服務,包括看護病患、收養棄嬰、開導囚犯、救助孤苦老人及宣講福音等,這些工作和正好立志救助窮人的羅修女的理念不謀而合。於是,這個醫學院畢業考取內科醫師執照的高材生,放下眼前賺大錢的機會,決心進入修會,成為救窮助困的修女。

 

然而,她當修女的心願卻遭遇到強烈的反對。出生在天主教信仰的家庭,雖然信仰早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然而母親在面對這個從小不愛嬉戲玩樂,總是一旁安靜唸書的女兒,卻要離開家庭進入修會,終生不嫁,心中極是不願不捨。她對女兒說:妳去服務別人,卻不管我,不照顧我!羅修女面對著親情與使命的抉擇,年輕的她卻是意志堅定,她告訴母親:如果我結婚,也是要離開家,也是要離開妳,無法照顧妳;做修女也是離開家,沒什麼不一樣,我有我的路,這是我要走的路!反倒是身為生意人的父親,見女兒如此堅決,語重心長的告訴女兒:我不喜歡妳當修女,但是如果妳決定走這條路,那就向前去,不要回頭,不要猶豫!一九六六年,二十七歲的羅藝霞醫師進入菲律賓的仁愛會。發願成為修女從第二年開始,她歷任學校醫師、住院醫師、婦產科副院長、社會工作部門副主任、家庭福利計劃副主任、國際危機義務醫師等職,一九七三年,擔任菲律賓社會服務部復健局的高等臨床醫師兩年。

 

一九六一年(民國五十年)來自愛爾蘭的醫療傳教會修女在台東創立了天主教聖母醫院,民國六十四年仁愛修女會接辦了聖母醫院。醫院需要醫師,於是羅修女應馬院長之邀,放棄了當時準備前往泰國進行痲瘋病醫療的工作,來到窮鄉僻壤的台東。從民國六十四年到民國八十八年離開台灣為止,除了其中一年的台北榮總內科觀察員的職務外,她在聖母醫院的服務時間長達二十四年。內科是她的專長,除此之外,羅修女的好學精神,讓她利用休假時間,完成了家庭醫學、放射醫學、行政醫學、公共衛生等教育,這些學習又轉而貢獻於醫院,貢獻於服務病人。

 

在醫療的工作上,羅醫師看診的原則,除了檢查身體的病因,還要發覺病人背後造成疾病的原因,治療身體疾病的同時,也要幫忙解決背後的問題,「這樣才能真的治好病人。」她說。例如一個婦女病了,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先生對她不好,心理緊張所引起的生理疾病,所以醫院強調身、心、靈的全人照顧,「把病人當人看,而不只是當作工作。」以病人的需求為需求,是包括羅醫師在內,醫院所有醫護人員對待病人的態度。

 

羅修女笑說:聖母醫院沒有一點商業氣息!不但收費低廉,還有負責社會工作的修女常下鄉去訪視病患,探訪時提供日用品、食物、衣服,並且了解病人的需要,指導衛生常識,為他們尋求政府及其他民間社會慈善機構的幫助。另外,對於蘭嶼居民又因為情況特殊還給予特別折扣優待!聖母醫院為台東所做的事,真的不只是一所醫院了!而做這些事、策劃這些事的,便須懂得家庭醫學、公共衛生醫學及行政醫學,當然更得將宗教家的情懷發展至最極處!羅修女及聖母醫院的其他修女們真是令人敬佩啊!

 

羅修女一直不肯說屬於她個人的工作績效,她總是「我們醫院」「我們修女」,一路「我們」個不停!據院中一位工作人員說羅修女有一種魅力!她所接觸的病人都很容易地與她變成朋友關係,病人很容易地便與羅修女接近並信任她,還接受她的指引,忘記自己的病痛,努力地去關懷其他的病人。

 

「要做,做,做,一直做。」羅藝霞修女的話便是她內心深處對天主與窮困人的愛吧。或許也像台東聖母醫院大門入口處的那一片炮仗花黃橙橙般炸開一片,熱熱烈烈地開放著!將自己一生的愛熱情地奉獻出來,給了台東的人。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