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何義士 || 羅藝霞

 

何義士

第一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天主教靈醫會惠民醫院

 

大鬍子醫師

何義士醫師,義大利籍的天主教靈醫會修士,一九二四年出生於羅馬,畢業於羅馬馬爾大醫專。 這位澎湖人熟悉的「大鬍子醫師」,在台灣已整整度過四十年。他將生命中最精華的歲月,奉給台灣的貧苦病患;以行醫濟世,解除民眾的病痛,傳天主的福音。其中何義士有二十五年的時間,停留在澎湖,為澎湖離島醫療系統的要一環。二十五年來,接受過何義士看診的澎湖民眾,人數無法統計,但是當何義士在假日休閒,騎腳踏車到白沙的路途,民眾對他的親切問候,膩稱他是「騎腳踏車的大鬍子醫師」,可以想見他和澎湖民眾的密切融洽。

 

何義士在一九四七年到達中國大陸雲南省,當時國共內戰已經開始了,共產黨的勢力膨脹。早在一九四六年,另一位羅德信神父已在雲南設立靈醫會分會,分別於昆明和昭通建立痲瘋病院,在會澤建立綜合醫院及在巧家開了一所小醫院和診所,以實際的療傷治病行動傳基督的博愛。何義士到達雲南不久,卻和其他靈醫會會士以外國間諜的罪名被中共政府逮捕入獄,直到一九五二年,才逃出中國大陸,回到義大利。第二年,何士義又輾轉到達台灣,前往聖嘉民靈醫會羅東分會的聖母醫院。也許是因巧合,何義士出生於羅馬,他的青年歲月在台灣行醫,和「羅」「馬」兩字的地名格外深緣。在羅東,在馬公,一個義大利籍羅馬人的何義士,奉了他的醫術與愛心,尤其是澎湖馬公,何義士在此前後停留了二十五年。

 

若不是天主教靈醫會秉持「基督愛人生命,救人靈魂」的加示,到偏鄉離島從事醫療服務,以澎湖群島特殊的地理環境、逐年老化的人口、交通不便、氣候無常以及醫療資源的缺乏,澎湖民的疾病苦痛,恐將更靈加倍。神職的醫護人員,堅定的宗教情操,更做他們對惡劣環境全力以赴,沉穩而和善的信念,讓他們堅守崗位,不見異思遷;何義士醫師,便是其中的一員。

 

何義士長期駐在的馬公惠民醫院,在一九五三年五月成立時,原名「瑪琍小診所」,是台灣早期的天主教醫院。「瑪琍小診所」以身、心、靈的整體醫療觀念,低廉的醫藥收費,博得澎湖居民信賴。創辦人羅德信神父和馬修士並定期下鄉巡迴醫療,繼而為應患者所需;一九五七年將「瑪琍小診所」擴建,改名為「天主教靈醫會惠民醫院」。何義士在一九八三年接任惠民醫院院長,繼續將惠民「內科專科」醫院的功能,在澎湖擴展;同時辦理公保、勞保、農保、貧戶及一般民眾醫療作業,對於內科以外的病患,除採取必要的急救措施,並實施迅速的轉診。

 

澎湖群島的居民,以農漁牧為主要生活方式,其中又以漁業的相關行業為最多。漁民的生活方式、教育水平和衛生保健觀念,使得他們染患肺結核及肝病的病症,格外普遍;而漁民特殊的宗教信仰和民俗傳統,讓何義士的印象特別深刻。澎湖群島的總人口約十一萬,大小廟宇高達四百座左右,每座廟寺的建築,無不精彫細琢、雄偉壯觀,濃厚的宗教氣氛,比何義士出生故鄉的羅馬,毫不遜色。天主教徒的何義士尊重澎湖民眾的信仰,一如他也希望篤信道教、佛教的澎湖居民,不排拒天主教靈醫會的惠民醫院。「有些漁民對於家中的大小事情,全仰做神明指示,做生意、結婚、求學、治病,完全聽信乩童的吩咐;甚至應該住進哪家醫院,由哪位醫師看診,也完全交付神明化身的乩童安排。」

 

何義士主掌下的天主教靈醫會惠民醫院,雖然崇尚身、心、靈合一的醫療,但宗教在幫助病患恢復健康、袪除疾病的過程,扮演的是安定人心、加強信心的作用,所有的醫療行為仍需進行,而且在合乎生理和病理的實際經驗中處理;吃香灰、貼符,聽天命的宗教醫療,往往會耽誤了病情。但是,處在這麼久遠傳統的澎湖,何義士知道不能疾呼推這些「迷信」,這除了以醫術和愛心去交換,往往也需要持久的時間,不間斷的宣導。

 

何義士抽暇騎腳踏車到白沙散筋骨,這陣子更有「放鬆腦筋」的作用。自馬公到白沙,澎湖灣的海風,在夏日黃昏,總是令人渾身暢,何義士的腳踏車行過跨越海溝的中正橋、永安橋、夕陽美景無限好。這樣的景觀,當然和何義士醫師羅馬故鄉的景色不同,他以一個神職修士,輾轉在各地行醫傳教,以救人散福音,澎湖馬公是他這一生中,停留最久的所在,也是一個家鄉。

 

騎腳踏車從馬公到白沙的通樑,約莫二十公里,來回得四個小時,何義士側靠路旁前進,仍如上個星期、上個月或去年一樣,開轎車、騎摩托車從他身邊穿過澎湖民眾,依然親切的叫他「大鬍子醫師,你要去哪裡?」,何義士單車輕騎揮手示意,他有方向目標,知道怎麼來,怎麼去。

 

 

 

 

 

參考資料:全文引用聯合報系專訪資料,摘自財團法人厚生基金會醫療奉獻獎網站

top